看片360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林奇受虐記

林奇受虐記
发布时间:2019-07-26 17:32:08   浏览次数:87

第一章 被俘、被奸





炮火隆隆,林奇嚇壞了,跪在地上拼命祈禱但似乎上帝沒有聽見,卻招來了魔鬼。硝煙中冒出了伊拉克士兵,她被俘虜了。



她不能相信這些事會發生在她身上。居然成了這些異教徒的囚徒,而且是女囚。被關在地窖中。周圍是一群伊拉克士兵。一個小頭目把她壓在泥地上,拔出一把彎刀,劃開她的上衣,當刀鋒劃過她胸罩之前時,林奇被嚇得全身僵硬。刀鋒劃在她身上,感覺像是冰塊,使她感到連血液都快凝固了。小頭目用手指捏著她的乳頭並拍打她堅挺的胴體,說著生硬的英語:“如果你試圖逃跑的話,我會把你的腹部切開,直切到你的喉嚨”他警告著,刀鋒比畫著,“你有副好身材,我喜歡”,他的指甲摳著她的乳頭直到它們堅硬地挺起。“我將會用你從來都想不到的方式幹你!”



林奇聽不清,只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求求你,放過我吧,”她哀求著。



他卻對著她吃吃地笑著,然後把他的刀子從她的喉嚨移到她裙子的腰帶上。刀子劃過她的腰帶,裙子落在地上。他後退一步,欣賞著他的俘虜——只穿著內褲和軍靴。他解開他的褲子並拉出雞巴。



林奇搖著頭哀求,“求求你不要,放了我吧。”



小頭目拉起林奇的頭發,把她的頭拉到陰莖前。“看著我的!摸它!快點!”他扭著她的頭發,勃起的陰莖就像是一條充滿水的消防管,發紅的龜頭在林奇眼前晃蕩。她從未看過這樣可怕的雞巴,大而多毛的陰囊搖搖晃晃地掛在陰莖的下面,它是如此之大,讓她不禁想到塞進去的恐怖。然而,她沒想到居然是要塞進她嘴裏!



“含著它!”他命令著,把它全部含進去,我要感覺到你的嘴唇和舌頭在清洗我!”他把她的頭發抓得更緊,用刀抵著她的下巴,強迫的把雞巴塞入她的嘴,她感到龜頭和陰莖在她的舌上前後滑動。滿嘴的唾液在濕潤著。她惡心,想吐。不料,小頭目用力向前捅,使他的陰莖更加地深入她的喉嚨,而他的兩顆“蛋”則貼著她的下巴。她幹嘔著,卻不敢掙紮。她聽說過很多有關於伊拉克士兵的殘虐傳說,她不敢違背他的要求。



周圍的伊拉克士兵哄笑著,好幾只手在捏摸她的乳房。她感到希望象一個惡夢,醒來之後就什麽事都沒有。但是,一條陰莖滿滿地塞在嘴,這並不是夢,而且沒有任何人可以救她。



當這個小頭目壓著她的嘴巴一直把她的頭壓在地上時,她的恐懼更厲害了。周圍的士兵拉開她的兩腿,用刀子滑進她的內褲及腹部之間,把她的內褲割成碎布條,她完全赤裸的陰部則展現在那些虐待狂的凝視之下。一個士兵向前彎身,當他的熱舌舔在她的兩腿間時,她顫抖了起來。他的舌頭分開了她的陰唇,並舔進裂縫直上到她的陰蒂。娜拉整個身體都在他如毒刑拷問般的舌頭攻勢下顫抖。與此同時,口裏的大雞巴仍然在前後抽插。她難以喘氣,無力地擺動著頭。然而這更刺激了小頭目,他的肉棒愈插愈快,似乎永遠會不停止,她的口腔在淫邪的抽插下像是著了火。他強暴她抽插的樣子就像是在覆仇。終於,陰莖猛烈地射了濃熱的精液,噴進她的口腔,一波又一波的熱流沖進她喉嚨,她完全窒息了這種痛苦簡直是她從來都沒想到過的。最後,精液填滿她的嘴,,順著喉嚨她肚裏,溢出嘴邊。那小頭目在她的臉部擦拭他滴著精液的陰莖,“每個人都會幹你的,母狗!”他冷笑著。



林奇大口大口地喘氣,還沒來得及吐出嘴裏的臟物,就感到另一個堅硬的雞巴正在鉆入她的陰部,一次野蠻的插入後,陰莖就硬生生地插進她的陰道深處。林奇痛得大聲哭叫,但是完全沒有辦法阻止這個這些虐待狂強暴她。她覺得自己的陰道快被撐破了,而無論她如何地尖叫,那雞巴仍然向她受盡苦刑的身體深處挺進。當這只雞巴噴射後,另一只又來了,陰莖不停地在她的陰道抽送,痛苦的感覺不斷地增加,地窖裏回蕩著林奇的慘叫聲,似乎她身體的每一條神經都在尖叫求饒。









林奇受虐記 第二章後庭花開





地窖的木門被大力推開,進來了一個身著制服的軍官,那些士兵停止了動作,站直了敬禮。軍官走近林奇,仔細打量這個美國女兵。扯著她尚未完全撕掉的衣服,讓她站起來。把兩手拉開,厭惡地看看她仍流著白色黏液的臉,然後用他的腳分開了她的雙腿,看著她滴著精液的陰部,說∶“骯臟的美國母狗!居然如此淫蕩,同時和這麽多男人幹,還上下一起幹。”



軍官轉過身對那些士兵:“你們這些蠢豬,要不是給我留了一個洞,我把你們全斃了。”他揮揮手,那些士兵立即高興地出去了,反正他們已經滿足了,玩夠了。而且搶在軍官前面。這就夠了。軍官解開他的皮帶扣,抽出皮帶,褲子脫落,露出來的肉棒,十分堅硬且挺得很高。他一只手仍然掐著林奇的雙手,另一支手揮動皮帶。皮帶嘶嘶地劃過空氣,啪地落在林奇的胸部,林奇叫喊著,那痛的感覺使她的身體像著了火一樣,而第二、第三下接連而來。每一次被皮帶打中時,她的胸部都像是被電流通過一樣,到皮帶開始向下打她的腹部時,她開始扭轉著身體逃避打擊,而他又開始鞭打她身體的其他部分,讓她的腿和臀部都覆滿了紅色條紋。

最後,他丟下皮帶,抓住她的頭發,轉過她的身子,讓她的屁股正對他的陰莖。她這才明白剛才他說的留下一個洞的意思。“啊!不!不能這麽做!”她懇求著,“你的陰莖會撕裂我的,會殺了我的,不!求求你別這樣!”



苦苦地哀求並沒有效,她的聲音只有更加地刺激他,軍官叫嚷著,“讓你嘗嘗伊拉克的厲害。”抓住她的臀部,然後在她的屁股縫前後摩擦著陰莖,她感到她的龜頭硬硬地頂在肛門上,每次龜頭碰到她的屁眼都會讓她顫抖,她知道他的陰莖會撕裂她的。



“好一只母狗!!插爛你的大屁股!!”軍官語無倫次地吼叫著,分開她的屁股,然後把他的陰莖抵在她的屁眼,抱住渾圓白嫩的屁股奮力插入,一根烏黑粗大的肉棒狂暴地在雪白渾圓的雙臀間擠進去,嬌嫩的肛肉裂開,林奇嘴裏不停地哀號悲啼著,胸前的兩個肥大豐滿的乳房隨著背後的奸淫狼狽萬分地搖晃著,樣子顯得格外悲慘屈辱。



在一陣殘忍的推擠後,他終於強迫地把他的堅硬肉棒插進她屁股的肛門。林奇在他陰莖插進她直腸內,推擠開黏膜進入她身體時開始尖叫,她覺得就像是在用一根竿子插入她一樣,疼痛在全身蔓延著,她喘息著用盡全身力氣想跳開,可是她的任何動作都似乎只讓他的陰莖更加地深入她的屁股。



他的手指緊緊抓住她的臀部,開始前後抽送,使他的陰莖像個活塞一樣地在她的屁股眼活動。陰莖插進肛門是如此的痛!全身都像是著了火一樣,這變態的暴行使她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著,她的身體求生本能地自行向前用力的移動臀部,想要逃開,但是完全沒有幫助,那軍官的陰莖仍然繼續地折磨她。這種痛楚比皮帶打在她乳頭還痛,她的屁股在顫抖著,他像個可怕的惡魔般地幹著她的屁眼,他每插入一下都發出咕嚕聲,同時粗暴地緊抓住她的臀部,他把手指摸過她的腿,挖入她的陰部



,她感到他的指甲在粗暴地刮著她的陰核,他插入的動作就像支發怒的公牛,每次用力的插入都連帶的使他的睪丸拍打在她的大腿上。他一邊發出咕嚕聲,一邊用他的大手打著她柔嫩的身體。愈接近射精時,他插入的動作就愈大愈重,他把能打得到的每寸肌膚都打過了,他彎起她的身體,開始前後拍打她的胸部,直到它們紅得像著火一樣,又開始打她的腿,直到她的大腿布滿紅色的手印,而每一次的拍擊聲和一陣陣的痛楚都使林奇渾身顫抖。上帝,她做了什麽錯事呀,居然讓她在這遙遠的他鄉被異教徒雞奸!軍官開始打大腿外側時,她感到膝蓋軟了下來,但是他用手及陰莖扶著她,使她繼續擡高屁股,而且他同時繼續打她及幹她,盡情地奸淫蹂躪著好不容易俘虜來的美國女兵,將他們對美國的畏懼和仇恨以一種極其殘暴的方式發泄出來,發泄到這具青春美麗肉體上。



然後她感到他開始顫抖著達到高潮,精液開始射進她的屁股,他的身體挺起且開始抽搐,但是仍然以不可思議的粗暴方式進出她的屁股。在他的陰莖開始射出濃熱的精液進她的屁股時,他開始用全力打她的雙乳,林奇全身的神經都隨著他每次猛烈的動作下尖叫著,他的精液填滿了她的屁股而且開始漏出,沿著她受盡折磨的大腿流下來。她的直腸緊緊地包著他,使他發出快樂的吼叫聲,他的陰莖在她的屁股中前後抽插,盡情地射精,構成一副淫蕩的畫面。甚至在精液全部射完後,他仍然繼續地抽插他的陰莖,直到他的雞巴軟化了下來才從她的身體中退出。



林奇那裸露著的渾圓結實的雙臀上布滿了醒目的手印和抓痕,屁股中間那原本緊湊窄小的肛門已經被幹得成了一個汙濁不堪的肉洞,大量粘稠白濁的液體夾雜著血絲從飽受摧殘的肉洞裏流出,流到小腿和雙腳。



軍官一邊穿上褲子興致勃勃地看著他的手下慘無人道地輪奸摧殘被俘獲的女兵,仿佛欣賞著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一樣盯著已經被蹂躪得奄奄一息的女人。看著她飽經折磨仍青春結實的肉體,他忽然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哈哈,太妙了!他知道該怎樣處理這個女兵了。他要把她送到一個美妙的地方,那是他的上司專門玩弄女人的刑房。在那裏,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的女兵將變成一個極其淫賤而不知羞恥的娼妓!變成失去了任何意志,完全了任人玩弄的母狗。那才是真正的樂趣呀。他得意地大聲吆喝他的部下進來,指著已經被折磨地奄奄一息的女兵說道:“你們好好清潔這條母狗。給她治療。不許把這個女人弄傷!,這個母狗那身嬌嫩的皮肉還有大用處哪!”









林奇受虐記 第三章 無與倫比的良宵





終於,林奇這個不幸的戰俘得到了喘息。她被送進醫院全身清洗幹凈,受傷的乳房、陰部、肛門都得到了治療。她無力地躺在病床上,已飽受驚嚇。她的思緒像團漩渦般旋轉著,混滿了驚栗和痛楚。經歷了各種難以想像的暴力奸淫,似乎沒有什麽不可能的酷刑不會在她身上發生。



這是真的嗎?她是不是被那些士兵們像折磨玩具般奸來奸去?從當初被俘虜到現在?還是她的思想已經紊亂了?但雙腿之間尤其是肛門的痛楚卻是真實的,非想像中所能感受到的。啊┅┅這種痛苦,一陣一陣地悸動,像火一般燒著!林奇處於半昏迷狀態,分不清是夢魘還是現實。







幾天後,林奇恢覆了大半。雖然她飽經折磨,但畢竟都是外傷,而且年輕身體好。從外表看,她已經和正常人差不多,只是還穿著病服。當然,她心中的創傷就不是幾天,甚至不是幾年能愈合的。戰事還在進行,美英聯軍已經打到巴格達外圍。誰都明白,薩達姆倒台指日可待。說不定哪天美軍就會打進醫院把林奇接走。因此,醫院的人對林奇都很客氣,甚至有人在悄悄尋找與美軍聯系的途徑,以便讓林奇早日回家。所以,林奇的心情也漸漸好起來,氣色也好了些。她以為,她已經度過了最難熬的時刻。她萬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在她人生中最漫長、最恐怖、最刺激、最刻骨銘心的夜晚在等著她!!而且就在聯軍全勝的前夕。



病房門打開,雞奸林奇的那個軍官進來。“小姐,這裏比上次的地窖那麽舒服吧,看起來你氣色很好。”軍官閃過一絲微笑。



林奇心裏掠過驚恐,強自鎮定:“謝謝你送我來這裏。你┅┅你必須繼續幫我┅┅”她氣憤道,“你是一個軍人,你們要善待戰俘。”



“我當然會做我該做的,”軍官答道∶“我今天來就是善待你,送你去好地方。”他獰笑著,押送林奇上了車。汽車駛出醫院,在荒漠上左彎右拐,臨近晚上,駛進一個地道。下了車,軍官把林奇帶進一個房間,那裏已經有幾個穿著白大褂醫護人員模樣的大漢等著了。他們一齊動手,熟練地把林奇剝了個精光,把她全身赤裸地架上一個木台,林奇拼命叫嚷掙紮,甚至拳打腳踢,但毫無作用。兩個大漢架起她的上身,用兩根鐵鏈鎖著雙臂和脖子,另一個在她的腰部纏上鐵鏈懸掛在梁上,把她雙腿叉開,令林奇撅著豐滿白嫩的屁股跪在台子上面。接著,大漢們抄起水管,箭一般的水流噴射在她身上。林奇發出柔弱而淒慘的嗚咽,身體激烈地顫抖著。她已經徹底絕望了,感到渾身簡直要虛脫了,她哀號著,哭泣著,卻再沒力氣掙紮,似乎所有氣力已在剛才那徒勞的掙紮中耗盡。沖洗了好一會,兩個大漢分開林奇按住赤裸的屁股,露出窄小的肉洞,另一人把著水管狠狠插了進去!



“嗚!!”林奇猛地一掙紮,發出長長的悲鳴,她感到一根堅硬且粗大無比的東西重重地插進自己的屁股裏!火辣辣的撕裂感使她瞬間放聲哀號起來!!



“不!!求求你們!!啊.,上帝,饒了我吧.....不要!!不、不!!”林奇失去控制地號哭著,淒慘地扭擺屁股,那可怕的東西完全插進了她的屁股,插到了直腸裏,水流強勁地射進直腸,林奇肚子裏那種難以形容的漲痛使她幾乎要發瘋了!就是在噩夢中她也沒想到會這樣被強制浣腸,她完全無法控制地想要排泄,即使當著這麽多惡棍的面,她哭泣著,掙紮著,但水管仍不放過她的肛門,繼續向她直腸裏射著水流,她幾乎要爆炸了,終於,肛門松開了,箭一般噴出骯臟的排泄物,沾滿屁股和大腿。林奇不敢想象自己現在是一副多麽狼狽而羞恥的樣子。撅著沾滿汙穢的屁股,鐐銬加身地跪台子上,被敵人清洗著飽受折磨的身體,等待著更加殘忍而屈辱的蹂躪。奇怪的是,她居然感到一絲排泄的快感。



“臭婊子!拉了這麽多!!”軍官淫穢地拍打著林奇肥白的雙臀,把水管拿過來,親自動手對準她全身上下沖洗。林奇那淺褐色的菊花蕾經過殘忍的浣腸和水管的清洗,已經成了一個小小的渾圓的肉洞,四周沾滿了亮晶晶的水珠,微微翕動著,顯得無比誘惑和淫蕩。軍官反覆沖洗直到覺得幹凈了才丟下水管,大漢們解開鎖鏈,把林奇架到隔壁房間。軍官雙手粗暴地拍打了林奇那肥碩白嫩的雙乳,使勁地捏了捏乳頭,盯著她淚水斑駁的俏臉,說,“好好享受吧,你這只下賤的美國母狗,你將有一個無與倫比的良宵!”



說完,那些人和軍官扔下她,出去了。









林奇受虐記 第四章 與“雄馬”約會





全身赤裸的林奇單獨呆在屋裏,驚恐無措。她面前擺著一具叫不出名堂的裝置,她想象不出做什麽用。更想象不出她來這裏會遭遇什麽。好一會,林奇才發現屋裏還有一個人一直在陰影中靜靜地觀察她。走到她面前,是個禿頭將軍,她覺得面熟。也許是撲克牌通緝令中的一個,薩達姆的親信?



“漂亮的美國小姐,歡迎來到這裏,我將給你帶來一個無比美好的夜晚。”將軍說著標準的英語。態度和藹客氣。



“請你放我回去。”林奇懷著一絲希望。



“哦,會放你的。但請你先觀賞我發明的一個東西,請你這位年輕漂亮的女士來這裏,”將軍微笑著,“就是為了向你介紹一種偉大的發明,這個裝置,叫做‘雄馬’,是供女人享受極樂的機器。了不起呀。我將向你詳細介紹,並且親自操作它。”。。。。。。



林奇赤裸地站在地上,驚嚇得張大了嘴。將軍牽著她的手,圍著裝置,一邊指點,一邊細致地向她解釋,在8個小時裏,“雄馬”對她所能做的事情,如何會真正地令她發狂。。。



林奇已經發狂了,盡管知道是徒勞的,仍不斷地哀求著他,把她從這人間地獄釋放。甚至跪在將軍腳下,說願意為他口交,給他雞奸,要她做什麽都行。她完全顧不上任何羞恥,只要饒了她。





“好了,不要再說了,剛才為你浣腸就是為了讓你幹幹凈凈享受歡樂。”這禿頭的將軍似乎根本沒聽見林奇在哀求,說道∶“我敢打賭,你會很享受你和‘雄馬’這一夜的約會。不要耽誤時間了,快騎上去吧。”



他興奮地看見這女孩可憐的身軀已經在顫抖。沒有一個女戰俘能忍受那機器的仁慈待遇!它能把她們修理得只能喘氣、尖叫、呻吟,顫抖軟癱得像堆泥!



“不┅┅啊┅┅先生,請不要,我求求你┅┅”



“你會喜歡它,雖然它只是一台機器。但它將會徹底征服你,讓你不停地高潮┅┅高潮┅┅再高潮┅┅””他邪笑道。



林奇裸著胴體狂亂地搖著頭,掙紮著。將軍捏她的乳頭,心裏樂滋滋的,女孩子的雙乳彈性十足,襯托著兩顆玫瑰粉紅色的乳頭,體格健美,四肢修長結實圓潤,確實是配“雄馬”的好材料。



“來吧,我的漂亮女孩,無論你喜歡或不,這將是一個你和‘雄馬’的狂野之夜。”



眼淚填滿了年輕的女兵的雙眸,她是這麽的無助、這麽地脆弱!將軍喜歡這種神情。這可憐的女孩靜靜地啜泣著,被將軍捏著乳頭,牽到“雄馬”前。這裏還有一張椅子和二大片的鏡子,讓所有坐在“雄馬”上的女人,都能清楚地看見自己被奸辱的一絲一毫。



“跨上去!”將軍簡單地命令。



林奇淚汪汪的,手臂緊緊地蓋著裸露的雪白胸部和下體。她順從將軍的指示,攀爬到那精巧的不銹鋼機器上。



這裝置運作十分簡單∶女人跪趴著



,雙膝由兩條黑皮帶綁到兩鐵柱上,相當的“舒服”。這些鐵柱可自由調整,它們可向外移動,使到那些女孩子的雙腿能展開達到極點(或者接下來讓她以膝蓋支撐,向後和前方移動)。她的手臂向前伸展,手腕分別套上一支桿子,然後機器移動著適合的位置,這可隨控制者的意念升起或降低她的體位。另外,還有兩支馬刺狀的螺旋,可以安裝上按摩棒,這些馬刺可由控制者個別或同時地調節前後驅動的速度。



“我想,我將會讓你受到特別的待遇,你是美國女兵第一個和‘雄馬’約會的。”他一邊拴緊女孩的大腿和手腕,盡可能地伸展她的四肢。“你的肛門將會被插入,正如你甜美的陰戶一樣,但我將加上潤滑劑而不僅僅是痕癢劑。”



還沒開始,林奇已經全身戰栗,間或地啜泣。由於四肢被固定,她的臀部不由地撅起,陰戶大張。將軍悠閑地從一行排列著的物品中選出兩條橡皮按摩棒∶那一支插向她肛門的約6英寸長,直徑一英寸;那插入她陰戶的則有9英寸長,一寸半英寸的直徑。



“你是多幸運的女孩子啊!”他邊嘆息邊鎖緊那兩條人工陰莖,“很快地你將高興得歡吟起來。”他仔細地調整著機器,將每條按摩棒輕輕地對準每一個孔,然後他拿起遙控掣,坐在他身淚流滿面的待虐者面前,托起林奇的下巴,親了親,“你一定迫不及待了,讓我們開始吧!”



將軍轉動開關,女孩立即喘著粗氣叫痛。雖然林奇的肛門已經在浣腸時被撐大了,但那支對準肛門的按摩棒也實在太粗。滴了好些潤滑劑,才慢慢地轉入她的直腸,逗留了一會兒,才開始轉動。幾乎在同時,第二枝按摩棒撥開她的花瓣,狠狠地侵入她的陰戶,她大口地喘著氣。天啊!這枝怪物大的驚人!她要死了!它停了一會┅┅再滑出去,滑出的同時,肛門的按摩棒又再插入,如此地重覆著這個程式。兩條按摩棒活塞般不停的在兩個淫穴中緩緩地沖刺後退,互相交替。林奇咬緊牙齦,全身冒著汗,不停地哀泣。噢!上帝!為什麽偏偏是她要受到魔鬼遊戲的虐待。



那些按摩棒慢慢地在它們的受害人身內竄動,將軍一邊欣賞女孩痛苦萬分的表情,一邊思考其他可用的設備。在機架上吊著兩個瓶子,液體像靜脈般滴下∶一瓶含著潤滑劑,另一瓶則含著痕癢劑,兩條塑膠管子在尾端黏合變成一條。潤滑劑已經在滴,這時間,那女孩子應該受些痕癢了吧!將軍把塑膠管子貼上她的背部,管子尾端穿過她張得大大的臀肉,然後用貼紙把它在離肛門一英寸的皮膚上貼好,打開痕癢劑瓶的夾子,痕癢劑開始滑下她的肛門,然後是抽插著的按摩棒,多餘的再流下她前面粉紅色的肉壁。



將軍同時增加按摩棒抽插的速度。痕癢劑很快發生作用,林奇拼命扭動,呻吟,臉開始脹紅。她可以扭動和蠕動著,但按摩棒不會離開她,她也避不開它們,是的,機器的設計十分聰明。



過了五分鐘,將軍停下肛門的按摩棒,卻把在淫水泛濫中抽插著的按摩棒加到兩倍的速度。幾乎是電光火石的,林奇開始抽搐和像母狗般喘氣。那枝大型的按摩棒已經支配她了┅┅而她根本毫無能力反抗。然後她的後腿及臀部開始隨著那橡皮陽物的搖擺而配合,她已經失去自我,開始迷糊了┅嘴傳出歡吟┅┅不停地沈淪┅┅